沈阳机床是否真破产?

相关资料下载
八年时间,沈机从全球机床行业营收第一到破产重整,折射了多个复杂问题。拯救沈机,是一个非常难完成的任务,但已成为必须完成的任务
韩舒淋 | 




老大哥要破产了。
 
2019年7月13日,沈阳机床股份公司(000410.SZ,下称“沈机股份”)连发两纸公告,该公司及其母公司沈阳机床(集团)收到了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《通知书》,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明显缺乏清偿能力,两家公司的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。此后不久,法院受理了债权人的申请,沈机集团和沈机股份先后进入了司法重整程序。
 
一纸掀起千层浪。
 
这家身处东北的地方国企在很长时间里,都是国内机床行业的老大哥,规模一度做到全球最大。如今仅因为数百万元的欠款无力偿还而走向破产重整,令人唏嘘。
 
机床被称作工业母机。小到螺丝、螺母,大到航空发动机叶片,都需要用机床来加工,是装备制造业最普遍、最重要的基础加工工具。在这一事关工业基础的重要行业,建厂历史可追溯至日据时期的沈阳机床地位尤其特殊。机床讲究历史积淀,沈阳机床的历史,几乎与中国机床工业史同步。
 
8月20日,沈机股份因被申请重整而降为“*ST沈机”。这个标记意味着该公司已连续两年亏损,有退市风险。当天,沈机集团董事长关锡友在集团总部接受《财经》独家专访,他一开始便强调: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们,沈阳机床走到今天这一步,完全是我们的主动选择”,“它是一步一步按照我们战略来实施的”
 

(点击查看大图)
 
2001年起,中国机床行业迎来了长达十年的黄金周期,市场规模不断扩大。沈阳机床作为行业龙头,在2011年以180亿元(27.83亿美元)的营收登顶全球机床行业,风头一时无两。
 
在壮大过程中,沈机定下先做大、再做强”的战略,向产业链高技术领域布局。2007年起,沈机启动数控系统的研发,在2014年正式推出“i5”数控系统,此后又引入互联网、云技术及共享商业模式,一方面试图切入工业互联网市场,另一方面试图通过共享模式在制造业复制互联网经济的规模奇迹。
 
行业内外对这一系列布局毁誉参半。“i5”的推出,尤其是其后北大学者路风在2016年初发布的《i5革命》报告,让沈阳机床在行业外赢得了极大的曝光度和声誉,但业内对“i5”含金量究竟几何,始终存有异议。沈机经营面临严重困难后,对“i5”的争议更大。而共享模式究竟是否适合机床,业内也看法不一,在行业整体衰退的背景下,沈机力推的共享“智能谷”,目前还未达到预期效果。
 
机床行业自2012年后开始进入下行周期,竞争加剧,规模扩张时代彻底结束。而沈机的产品结构以量大面广的通用类机床为主,受冲击最大。另一方面,沈机负债率原本就偏高,在经营出现风险时依然在数控技术及共享模式上持续投入,让负债率持续上升。市场在萎缩,投入在持续,入不敷出的同时又面临银行抽贷,即便国家曾数次出手,资金问题也始终没有解决且愈演愈烈,经营所得几乎都得用来偿还银行利息。
 

 
仅考虑市场环境和经营策略的因素,也不足以解释沈机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。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的多位沈机内外人士都提到沈机的体制机制问题,它体现在用人、激励、错误的规模导向等多个方面。作为地处东北的地方国企,政府对企业从战略到经营的插手,影响不可忽视,效果也一言难尽。
 
关锡友在接受《财经》记者专访时,将沈机遇困的原因总结为四点:持续高负债运营,结构性问题突出,体制机制陈旧,历史包袱沉重。
 
如今对沈阳机床而言,破产重整是彻底甩脱历史包袱、寻求重生最快速的办法,也是主动选择。沈机的白衣骑士也已经出现。今年1月,央企中国通用技术公司与沈阳市政府签署战略重组协议,且已报名作为意向战略投资者参与公司重整,接盘沈阳机床几乎是板上钉钉,沈机重整成功是大概率事件。但重整之后能否与通用技术公司已有的机床产业链发挥协同效应,真正迎来新生,仍待时间检验。
 
沈机一路至今,折射了多个复杂问题:东北地方国企的困境、中国机床行业的短板、技术投入与经营风险的平衡、互联网风潮对传统行业的影响。沈机的困境是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,化解起来并非易事。但沈机作为中国机床行业的龙头企业,对实现“中国制造2025”战略里提出的振兴高端装备制造业的目标不可或缺,某种程度上,拯救沈机又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。
 
八年,从巅峰到低谷
 
在沈机股份10月10日发布的关于重整进展的最新公告里,截至10月8日,共有323家债权人向沈机集团管理人申报债权,申报总额为420.18亿元,申报截止日期为10月15日,意味着这一数字还将继续上升。
 
关锡友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若把集团子公司债务全部加总,当前是资不抵债,负债率超过100%。但并非所有法人单位都是资不抵债,沈机集团作为母公司,净资产依然有26亿元。而子公司中,上市公司沈机股份的负债最高。
 
沈机集团以180亿元登顶世界机床行业营收第一是2011年,距今只有八年。隐患在沈机登顶时就已埋下。
 
机床作为加工工具,其市场表现和宏观经济密切相关。回过头看,2011年是中国机床工业史的顶点。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1年,中国金属加工机床市场规模达到创纪录的390.9亿美元,为历年最高。到2018年,已经萎缩至234.6亿美元。
 


 
一位沈机前高管对《财经》记者总结,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,国内开始刺激投资,发行国债给企业进行技术改造,机床市场开始缓慢提升。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美国轰炸后,来自军工的订单明显增多。2001年,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,到2002年底,机床明显供不应求,此后市场规模逐年快速扩大。2007年,沈阳机床营收规模突破百亿元大关。
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,市场疲软,但国内出台四万亿刺激政策,机床行业延续了增长势头,直至2011年达到顶峰,沈机的顶峰与此同步。
 
2002年起,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机床消费市场;2009年起,中国机床产值、产量一直位于全球第一。如今,中国每年消费全球大约三分之一的机床产品。